软件软件软件

昙花の恋,那些爱上班长的日子(以后就在这一个帖子里更新了)都知道南京开始有禽流感了吗?你们了解禽流感有多少呢?

(大家都是分贴更新不容易找,那我就整理到同一个里面吧,从头开始。)
   一切都还要从刚进大学的时候说起。
    军训,这大概是每个大一新生的踏入大学校门的第一课吧,而故事,也从这里开始。
中新江苏网南京十二月八日电:(记者 丁梅)南京市父子俩因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二十四岁的儿子于本月二日死亡,父亲又确诊为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江苏省卫生厅发出《加强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防控》的通知,要求全省二级以上医院都要规范开设感染性疾病科门诊,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医务人员在接诊流感样病例和肺炎病例等发热呼吸道病人时,要特别留心禽流感。

  新确诊的患者陆某,五十二岁,是十二月二日确诊的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的父亲。十二月六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患者呼吸道标本复核检测,结果为禽流感病毒H5N1核酸阳性。

  经过高级临床专家组成的专家组的全力救治,患者从发病之初的病情进展迅速,到目前出现了好转迹象。这说明救治是及时的、措施是得当的、方法是有效的。

  官方发布的消息称,疫情发生以后,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已经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和卫生部关于密切接触者的定义及判定标准查找到了两例病例的所有密切接触者,并根据人禽流感防控应急预案的规定,对他们实施了严格的医学观察措施,如相对隔离、每天定时测量体温、预防性服药等。目前,所有密切接触者均未出现异常情况。

  此前,江苏省畜牧兽医局表示,江苏省今年以来并未发生家禽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而据江苏省林业部门全省鸟类定点监测,全省目前也未发现鸟类异常死亡的情况。    我们的大学以工科为主,所以男女比例不是一般的失调,自打我来报道的第一刻起就后悔不迭,早知道这样就还不如去师范类的大学呢。身在一个遍地工科男的院校,偏偏我又是一个少数派的文科男,总觉得那么另类不搭调。
    闲话少说,班级第一次碰面会,我才发现本班男女比例1比1,可谓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连什么自我介绍都没有,脸都还看过来一遍,紧接着就是全学院人员大集合,然后分成若干个排,由教官直接拉到训练场。插叙一点,由于那个时候楼主还处于失恋的阴影中(具体情况后面会详细讲),所以对于一切东西都不感兴趣,整天也无精打采的,索性每天训练的时候连眼镜也留在寝室里不戴,以至于大家在讨论在我们排对面的女生排里哪个比较漂亮的时候也插不上嘴。当然,当时的我认为,这些闲人真不是一般的无聊,在这个女生几乎绝迹的大学里,在这个仅存的女生个个吓人的大学里,讨论谁漂亮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由于军训并没有规定所有的排都统一作息,而是根据各个排的训练情况而定,所以就会出现这边的排在休息,那边的排仍在训练的情况。记得那天,我们排暂时解散让大家休息,于是大家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喝点水聊会儿天什么的,我正咕咚咕咚大口咽着佳得乐,突然旁边的哥们很兴奋的直推我胳膊。
    “看快看,那个就是我们认为最漂亮的....”
    “哪个啊”
    “就那个!绿腰带那个!!”
    由于大家都穿着一样的迷彩,但是腰带却不是统一配发的,所以用腰带来辨别人倒不失为一种办法。
     我顺着他的手指向的方向看去,只是远远的看到在一列正在踢正步的女生里,模模糊糊能看到一个个头不是很高的苗条女生,头发很长,绿色的腰带显得相当亮眼。我没戴眼镜,所以也只能看到这么多,至于长的什么样子根本看不清楚,对于我这个近视眼来说,何况还离得那么远。
    “怎么样怎么样?”他还意犹未尽的问。
    “嗯,还行吧,我看不大清楚~”
    “明天你戴着眼镜来~”
    “瞧你那色狼样子~”
    他刚想反驳,我们这边集合的哨子响了,于是,转身我就把这事给忘了,自然第二天也继续不戴眼镜的来训练。
    就像堂前新燕啄春泥时的偶然一样,又有谁能想得到,一颗种子,就这么不经意的掉落进了瓦片中,埋在那些并不厚实的泥土里.....
   每天晚饭后的集合基本是各种学军歌,练军歌,拉军歌,接受红色再教育。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
      
   某天晚上教官不在(貌似各个排的教官都不在,应该是集合起来开会什么的),于是乎我们小队长就突发奇想的鼓动去和对面的女生排拉歌。当我们全体走到人家队伍对面坐下的时候,只听见对面队伍里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全体都有,向后转,坐下!”,一系列整齐的动作之后,人家全体背对着我们坐下了....
    我们小队长此时相当的尴尬啊,赶紧上去跟她们协调,嘀嘀咕咕好一阵之后,总算是把她们又转了回来,于是乎,男女生排的联谊正式开始。
    这里要提一句我们训练场的灯光在晚上基本处于可以忽略不计的状态,黑乎乎的只能看到对面的人影,想要看清楚脸是不可能的。队长向对面喊了句:“女士优先”,对面回了句“男士主动”。我们这边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之后,“对面的女孩看过来,预备,唱!”
    我们这边刚唱出第一句来,就引得对面一阵哄笑,“色狼,色狼”的声音从对面此起彼伏的传来。我们也是忍不住想笑,但又不得不假装正经的把歌唱完。然后按照教官当初教我们的拉歌方式,开始“女生排,来一个,女生排,来一个,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得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心急....”
    话音未落,传来了整齐的女声合唱,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不得不说,女生的音准比我们这边多半只会扯着嗓子乱嚎的强太多,一曲唱毕,人家又把球踢了回来,轮到我们了,这次小队长起了个《浪花一朵朵》的头(我估计这哥们只听任贤齐吧),不过对于合唱来说最重要的是传唱度高,人人都会,男生们开始进入状态,把这首歌唱的是慷慨激昂。
    “时光匆匆匆匆溜走,也也也不回头,美女变成老太婆...”在老太婆三个字上我们还特意加了重音,刚唱到“我我我我也也...”,就在此时对面全体女生接着我们的继续往下唱:“一定是个糟老头!”
    一报还一报啊,这种出其不意的接唱使得所有的人都笑得人仰马翻。突然对面队伍里站起来一个人走了出来,对着我们说:“合唱唱过了,接下来我们单挑怎么样?”,这个声音听起来好熟,好像就是刚才指挥女生队伍的那个人....这个时候我们怎么能跌份呢,小队长站起来豪迈的说。“没问题啊,你们先来,我们接招就是了...”
    那个人没有丝毫拘谨,张口就来“我无法帮你预言委曲求全有没有用...”,一曲分手快乐唱的是有板有眼,水准相当的高。我正在慢慢的品味,就听见旁边的人小声嘀咕:“这不就是那绿腰带吗,原来她是队长啊....”(再次后悔我又没戴眼镜!!!)我一个激灵,开始顺着歌声传来的方向望去,还是那个不算太高的个头,纤瘦的身形,披在肩上的长发,以及婉转动听的歌声....
    分手快乐,梁静茹。
    当时的我和她都不会意识到,这首歌对我们来说,竟然是那么的意味深长....
    她的歌声引来一片掌声,“谢谢”,礼貌的一鞠躬,然后对着我们说,“接下来该你们了。”
    我们马上怂恿队长冲上去,结果这小子扭扭捏捏的来了句“不行啊,我五音不全,上去净给咱丢脸啊。”正你推我让之际,对面的女生们开始起哄了,“行不行啊你们,不会一个会唱歌的都没有吧...”
    除了鬼上身,我找不出当时我突然站起来的理由,在男生们的叫好声中,我走出了队伍...
    尽管我不怕唱歌,尽管我不想唱歌....
  
   因为刚开学肯定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杂事,所以班主任临时集合大家开会,随意指派了两个人作为临时负责人,男女各一名,分别负责男女生。我们专业分两个班,所以每个班一个。当听到具体的名字的时候,没错,我们班的负责人正是绿腰带,原来我跟她同一个班级,(专业有两个班,所以同专业不一定同班),只是因为现在是按照性别来分配管理,所以我们这边的男生暂时归2班(我们是1班)负责人管理。之后像什么交档案啊,分发课本啊桌椅啊什么的,都是由两位负责人管理,也基本算是我们的临时班长临时团支书临时生活委员N合一。此为前提。
    军训的最后一周,这天接到通知,晚上可以不用集合训练了,因为全专业人员要开班会,来选举产生本专业的班干部。
    顺道提一句,我们专业是学校里新开的,也就是说我们这是第一届。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是在创造本专业的历史,这样一来大家心里就有了些许使命感,也使得从小到大经历过很多次的班委选举的每个人都有种新鲜的,跃跃欲试的冲动。
    晚7点,大教室,选举开始,规则是自由演讲,挑选你要申请的职位,然后由大家投票表决。辅导员说完示意大家可以开始了,然后就是一片沉寂。不愿做出头鸟是国人的一大特色,估计只要有人开个头,下面的就会一窝蜂。
    有人打破了静默,缓步走上了讲台。是她,平和的表情里带着自信,流畅的来了段开场白:“我不是想出什么风头,只是觉得大家不必在推让中浪费时间....”
    好强大的气场啊,“真不是一般人....”我低声嘟囔了一句。
    “我是××(为了方便,以后就叫她小a),经过最近这一段时间代理班长,我有信心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和大家一起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历史。我曾经通过了××大学,××大学,以及××大学(都是那些如雷贯耳的名字)的自主招生,这些你们都可以在网上查到,另外我还是××市(她的家乡)的旅游形象大使,我当了11年的班长,有着丰富的经验,希望大家能信任我,支持我,帮助我一起来打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大家庭,谢谢....”
    她的演讲赢得大家热烈的掌声,每个人都在感慨说“太强悍了” “就选她吧”之类的。不得不承认,她的演讲方式和内容让我眼前一亮,经过我的分析,基本得出这些结论:
    首先这是一个自信的人,敢于第一个吃螃蟹,能通过那些大学的测试,应该是底子过硬,思维逻辑性很缜密,不先说自己工作经验丰富,而是先告诉你一些能大大增加印象分的东西,让你记住她,话里总是不离“大家”,让你不会对她稍嫌嚣张的发言产生过多的不适。
    与众不同的人往往能让你记住她,佩服她,不过唯一的疑问是,既然她通过了那几家的自主招生考试,为什么会来到这所大学呢,我们学校跟那些名字比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就在我低头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大家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接连登台,但是发言基本没什么新意,都是那些老套路,无外乎什么我希望担任什么什么职务,请大家给我个机会云云。
    接下来登台的是个吨位和海拔不是特别和谐的(俗称矮胖子)哥们,厚厚嘴唇是他的最大亮点。此君一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我坚决拥护party的领导...”,瞬间全场笑翻,只能让人感慨林子太多,鸟人太多。
    我平时有个毛病,受不了那些看不入眼的表演,所以原本没有计划参选,此时也不得不临时起意,站起来走了上去。
    “我觉得今天这选举更像文艺汇演了都...”一句话让大家笑了起来,在笑声中我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对于我来说,今天这9个职位我只有一个没尝试过,文体委员。所以我对这个职务感兴趣,原因很简单,首先,我喜欢挑战,喜欢尝试,其次,我认为大学是一个让人全方位提升自己的地方,再多的分数不意味着你就是真正的优秀,我们都有一个梦想,就是创造属于我们的历史,怎么创造,是不是我们需要留下更多美好的回忆,是不是需要丰富我们的课余生活,怎么丰富,文体啊,文艺和体育对于丰富我们再合适不过了。说句稍嫌自大的话,我相信自己的乐感和运动能力,当然,曲有误,我也能顾一下....”
    完毕走下台,不经意的往小a那里扫了一眼,发现她也正在看着我,并冲我礼貌性的微笑了一下。
    开始投票,按照规定是要写出9个候选人的名字,可是我的选票上只有两个,一个是她,一个是我。说我狂妄也可以,我就是觉得其他那些人的演讲无法给我一个深刻的印象,与其瞎选,不如不选。
    后来才知道,只写有两个名字的选票,并不只有我那一张。
    唱票结束,班长毫无疑问是小a,文体委员也被我揽下,现在我跟她除了同学关系,还是同事关系。
    散会之后班委成员留下相互认识沟通一下,互相留下手机号码,我正低头在成员表上写个人信息,这时有人从背后拍我一下,“周郎你好。”
    从声音中就能听出这是小a,我疑惑的回头看着她。
    “我不姓周啊”
    “我知道,刚才你不是说“‘曲有误,你能顾’吗”
    “呦,原来是碰上行家了”
    “不敢不敢,我只是听懂了你的话而已”
    “这不就是高山流水的境界嘛”
    “咱们离伯牙子期的境界还差得远吧”
    “很高兴认识你,希望今后我们合作愉快”,我主动伸出了手。
    这是两只手,第一次握在了一起,故事,也就从这里,正式开始,只是谁也没想到,中间有多少的曲折....
  
   一个月的军训结束了,十一来了,之后就是正式上课,也就是大学真正意义上开始了。
    刚开始一种不同以往的全新生活让人心里有着无限的新鲜感和冲劲儿,在各大组织各大协会招新的浪潮里,我顺利的进入了全校最大的志愿服务协会--青年志愿者,在文艺部当一名小干事,同时还隶属于文艺团,每天忙得不亦乐乎。
    开学不久就赶上了新生杯篮球挑战赛,每个专业都要组队参加,班委开会讨论,小a说让我全权负责,需要什么帮忙尽管找她。于是散会之后我就奔波于各个男生寝室之间,来找出本专业的最强阵容。
    三天之后我拿着队员名单去找小a汇报情况,她仔细看完每一个名字之后突然眉头一抖,抬头盯着我说,“怎么少了一个人啊?”
    “没有啊,不是要求至少8个人吗,上面有9个名字,轮换阵容是绰绰有余啊,何况咱们这个年纪体能都相当充沛,说不定根本不需要替补就能行呢....”
    没等我话说完,她猛地打断我,“你呢?就少你一个...”
    我愣了一下,“我不是要负责嘛,比赛的时候我在场下有什么情况也便于处理,再说了这不是要把机会让给大家吗....”
    “不行,你当初不是说你对你很自信吗,不管,你一定要上场,场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我还会把所有女生都带去给你们加油...”
    “你为什么一定要坚持让我参加呢?”
    “谁让你当初夸下海口来着,何况,就是冲你那发言我才...”她声音突然低了下去。
    “才什么”
    “呃,没什么。哎呀你别絮絮叨叨了,反正你一定要参赛听见没”,她小脸嗔怒的样子让我忍俊不禁,“行行,我去就是了...”
    “嘿嘿,真听话。”
    “切!”
    比赛日,从小组赛打起,专业所有的女生被都她拉到了场边加油助威,她的声音最大,手里还提着一个小巧的医药箱.....
    我们专业男生普遍灵巧有余,吨位不足,篮下的肉搏战中往往吃亏,我自认为体格勉强说得过去,依旧没办法杀到篮下,比分也渐渐被拉开,我方被迫叫了暂停。昙花の恋,那些爱上班长的日子(以后就在这一个帖子里更新了)都知道南京开始有禽流感了吗?你们了解禽流感有多少呢?(图1)
    “加油加油,来,水,湿巾。”她有条不紊的把这些一一递到我们手里。
    暂停结束,对方一个抢断接着马上一个快功,引得对面的拉拉队欢呼不已,上篮之后的那个对方球员对着我们这边的女生们做了个鬼脸,并竖起了中指。瞬间让我们这边炸了锅....由于双方差距的确有些大,我们还是输掉了比赛。“站住!”小a叫住了准备散场的大家,“女生们都给我听好了!谁要是跟他们专业的男生谈恋爱,就马上到我这来申请转系!!!你们听见没!”,我心里暗暗佩服小a的魄力,越发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6场比赛,前五战两胜三负,最后一场即使赢了也要看同组其他专业的胜场,出线形势并不乐观。
    第六战前一个小时,接到消息说,由于和我们竞争最后一个出线名额的队伍刚刚获胜,所以即使我们这场赢了,也依旧会被淘汰。我马上给小a打电话说明情况,电话那头她仍然说“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大家努力了就好,今天加油。”
    因为下半场的比赛跟我们的上课时间冲突,于是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小a做出决定,所以的拉拉队回去上课,她自己留下陪我们直到比赛结束,然后再回教室跟老师解释。
    我们迟到的这门课是形势与政策,教课的是来自人大的博士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大叔,他讲的很对我胃口,所以每次上课都听得津津有味。我们这群人赶到教室正好课间休息,我和小a走到前面,跟老师说明情况,小a先把前因后果简单说了一下,然后说其实我最喜欢您这门课了,所以这次觉得挺过意不去的....老师也大度的说没关系,让我们接着听下半节就是了。
    听课的时候我拿出手机,给小a发了条短信,“你刚才跟老师客套的那段也太假了吧,女生哪有喜欢国际政治的”
    “哼,你看不起女生!今晚有空没,找你聊聊,咱好好探讨一下国际政治!”,她很快给了我回复。
    “一言为定,晚上见”,我心里暗笑,真是一个敏感的人,不服输啊....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我的心开始怦怦的加速起来....
    那天坐在课堂里的我没有想到,我们之间无数次的交锋,就从今天晚上拉开了序幕.....
  
   从6点开始 就每隔一会儿看一次表,好不容易熬到6点40就赶紧出发,穿梭在我还不是特别熟悉的东半区(我们男女宿舍楼离得比较远),此时此刻我特别后悔为什么没有提前熟悉校园环境,生怕迟到会给她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东拐西拐总算是在6点55分到了她寝室楼下,打电话叫她出来,她说马上。7点整,她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你还真是准时,说7点就7点。”
    “那是,我从不迟到,一直看着表呢。”
    “你的表也是7点啊,我的也是,那....”
    “那我们真是挺有缘的是吧。”她眼皮都不抬,直接打断了我原本要抖出来的这个小包袱。
    “嘿嘿,被你发现了。”我只能不好意思的说
    “跟我用这种小伎俩的男生都快有一个排了,我都听出茧子来了,对了,你喜欢哪个资本家?”
    我愣了一下,然后仔细想想,发现我好想并没有太过于喜欢什么资本家,于是就随口来了句“嗯,洛克菲勒算吗?”
    “呀,你也喜欢他啊,我最喜欢的就是洛克菲勒了,来来来,握手握手”,她激动的样子让我有些无所适从,就被她拉起手来握了握。
    我们沿着学校无目的的转着,她开始给我讲她从初中开始就爱看洛克菲勒传记,怎么痴迷于这个石油大亨的个人魅力等等,我也附和着,并说明我的一些观点和看法,话题一打开,两个人也就显得更亲近些,开始了各类天南海北的话题,完全忘了我们之前约定今晚是探讨国际政治的....
    我们聊北欧,聊峡湾,聊中西美食,聊梁静茹聊孙燕姿,聊大学跟我们想想里的有什么不同,真有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感觉,不知不觉之间,偌大的校园就被我们给转了一个遍。
    转了一圈了,接下来怎么办?”我问道。
    “接着聊,在这里很少能找到一个这么聊得来的,我还不想回去呢”
    “对了,有件事情我不大明白,你不是通过了那几所学校的自主招生了吗,怎么最后来咱们这了,高考的时候发挥失常了吗?”
    “不,嗯,不过这么说也行...”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声音也低了几分,原本微笑的表情瞬间黯淡了下来。
    “我不喜欢跟人家谈心事,不过,可以跟你讲”,于是,她给我讲述着.....
    原来高中时她有个男朋友,感情很好。但是他男朋友的成绩没有她那么出色,根据平时的模拟来看,考上我们学校应该还是可以的,于是高考时小a狠了狠心,数学卷子了故意空了几道题,于是他们俩同时来到了这个学校。但是在暑假里小a发现他男朋友偷偷的和别的女生(据说是那哥们的初恋吧大概)有来往,说是她看到男朋友和那个女的在一起买东西,于是两人大吵一架,之后虽说勉强合好,但是之间一直有些小别扭。
    “你确定那是偷偷来往吗,说不定就是他们俩在一起买东西被你看见而已呢。”我帮她分析着。
    “那也不行,我绝不允许我的男朋友和其他女生有交往,什么买东西啊,鬼才信他说的话,我看过那个女生给他发的短信,你不知道有多暧昧,想想就恶心,你说他明知道我不高兴还偷偷这么做,真是气死我了,我要是跟他分手吧,多少有点舍不得,不分吧,就这么一直拖着,我不忿啊。”听起来她依旧对这个问题耿耿于怀,“唉,这话我跟谁都没有说过,怎么今天一股脑的都跟你倒了出来。”她自言自语到,“不行,我都告诉你这个秘密了,你也要告诉我一个你的秘密。”
    “我?我没有什么秘密啊,怎么告诉你。”
    “切,怎么可能没有,那好吧,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你女朋友什么样,让我看看照片呗。”她连珠炮似的一下接着一下打在我心口最脆弱的地方。
    “我....没有”,我声音明显透露着一些不自然。
    “不信!”
    “为什么啊”
    “你的眼神,你的声音,最重要的是,直觉,这是女人的直觉,老实交代吧”她狡黠的眼神,带着几分得意的微笑,让我无法拒绝她的要求。
    “好吧”,我闭着眼长叹了一声。
    “嘿嘿,我就说嘛,我直觉很准的”她乐得跟什么似的,完全没有刚才那些负面的情绪。那是当然了,现在轮到我纠结了。
    于是,我开始缓缓讲着属于我的故事.....
  
   “关于我前女友,这就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
    “青梅竹马啊?”
    沾点边,我跟她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学,而且还是同班,一直到小学三年级。之后我们都转学了,就再也没有联系,高二的时候,我们又成了同班同学,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走到了一起....”
    “哇,好有情调啊,跨度这么大的爱情,嗯嗯,佩服佩服,后来呢后来呢...”
    “高考的时候,她去了武汉,而我为了从小到大的梦想,一直坚持要去武大,所以留下复习一年,我们相约在江城见面,分别的时候,都相互说着只有一年而已,很快就过去了,谁知道,我们连一年都没有挺过去....”
    “为什么呢,你们感情这么好,不可能就这一年时间都过不去啊,有第三者吗?”
    “后来那一年里家里发生了好多事,接连有两位长辈都相继离世,我心情很不好,再加上当时还没有手机,我也没办法随时和她联系,只能保证一周给她打一次电话,这让她觉得很无助,很孤独,需要我的时候找不到我....”
    “她应该多体谅你才是啊,毕竟你承载了太多的压力.....”
    “应该吧,国庆节她回来的时候我们还好好的,我们还去看了场电影,谁知道,散场的那一刻,基本也就是我们曲终人散的时候。从此之后,我再给她打电话就没人接了,总是‘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每次都是这样,足足有将近一个月,我心里虽然隐约觉得要出事,但是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继续给她打电话,终于有一天,电话通了....”
    “她说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
    “电话那头是一个男的声音,很礼貌的问我找谁....”
    “......如果我没说错,是她的新男朋友吧。”
    “是,他的原话是‘你找***是吧,她出去了,我是她男朋友,请问有什么事吗....”
    “她怎么可以这样!就算分手也要自己来说才对吧,太过分了!”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就懵了,然后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说,没什么,挂了电话,深吸一口气,再打。”
    “你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依然是那个声音,不过这次他说‘其实我知道你是谁....’,我说,我猜你也应该知道..”
    “哇!然后呢然后呢,你居然跟他正面交锋了....”
    “然后他说了一大通,什么你如果是他男朋友,就不该让她一个人在那掉眼泪,就不该在她无依无靠的时候不闻不问,你在高中,她在大学,你们的生活早已经没有了交集,早晚会没有共同语言,你完败给了我....”
    “欺人太甚!他怎么能这样呢,你前女友也是,这么多年的感情说不要就不要啊,还不敢亲自跟你说,真是....”
    “真是过分,是吧?或许....”
    “或许她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你,不知道怎么开口对吧,都到这份上了你还为她找借口,看来你还是在护着她,心里放不下啊....”她戳破了我心里的秘密,让我很是尴尬。
    “唉,谁让我贱骨头呢...”
    “哪有,你这是一往情深,用情专一,嘿嘿,好啦,事情都过去了,你也别难过了,她离开你是她的损失,想开点哥们。”
    “是啊,除了想开点,我又能怎么样呢....”
    “好了,时间不早了,再不回去寝室楼要上锁了,今天跟你聊的很开心,以后我会经常找你聊的,说不定,你是我知己....”
    就在我听完这句话一愣神的时候,她已经蹦蹦跳跳的离开了,仔细想想今天我们聊的所有内容,我还真有一种找到的懂我的人的感觉,心里也顿时充满了温馨。
    手机突然响了,打开一看,是小a的短信,“毕竟爱过,就只留下最幸福的回忆作为生活的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软件 » 昙花の恋,那些爱上班长的日子(以后就在这一个帖子里更新了)都知道南京开始有禽流感了吗?你们了解禽流感有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