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软件软件

人民日报点赞文昌椰子产业:椰树种下去 产业兴起来(转载)推荐爱故乡先进人物事迹:大巴山的文化奇人

种植推广难产业尴尬 海南椰子如何“长大长壮”?
  2019年08月27日 08:43  来源:海南日报  宋体
推荐爱故乡先进人物事迹:大巴山的文化奇人
  —— 记镇巴县胡氏宣纸文化传播公司总经理胡明富
  文昌市“东郊宝椰”加工厂一天能加工万余个天然椰青,产品销售供不应求。图为该厂工人正在给椰青去壳。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镇巴丰厚的文化土壤必然滋养并生长出色的文化人,在当代镇巴,就有这样一个文化奇人,他公司生产的“秦宝”宣纸被誉为“宣纸之王”。产品已经成为镇巴对外宣传的名片,他就是生于造纸世家的胡明富。
  胡明富是镇巴县泾洋街道办人,解放前,胡氏家族就传承着古老的造纸工艺,所带徒弟分布于镇巴各个保甲。胡明富的祖父胡子成,清朝末年在镇巴县吊钟岩搞土法造纸,至今已200多年。其父胡庆章,自幼学习造纸技术,土法造纸在镇巴闻名。解放初,镇巴县城有了政府创办的皮纸社,后称皮纸厂,胡庆章被任命为厂长。胡明富从小受祖父和父亲影响,对造纸技术产生了浓厚兴趣。12岁时开始随父手工制作雨伞纸,17岁时已经熟练地掌握了传统造纸的10多道工序。1977年按顶替政策招入镇巴县皮纸社,担任技术员,开始久萌于心的造纸事业。
  文昌市“东郊宝椰”加工厂一天能加工万余个天然椰青,产品销售供不应求。图为该厂工人正在给椰青去壳。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连日来,海南日报记者走访多家椰子产品企业和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椰子研究所等科研单位,聆听各界学者、专家和业内人士的声音。
  上世纪80年代,镇巴县城的皮纸厂改为宣纸厂,但因规模小,纸张规格小,加之受“大锅饭”的影响,在改革开放中,宣纸厂决定改制,撤销了原厂址,1996年上半年宣告停产。胡明富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企业管理大专班进修,取得企业管理大专文凭。在镇巴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停产的宣纸厂改变原有经营方式和管理体制,改企业为股份制,将厂名更换为镇巴县秦宝宣纸有限责任公司。胡明富以勇于担当的热情和职工们的信任,出任宣纸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他首先带头向公司融资,用自己的26万元股份将141名职工平稳过渡安置到位,并多方奔波筹集资金,启动了宣纸的重新生产。
  我省椰子种植推广难 进口椰子也解不了“渴”
  海南椰子种植总面积仅60余万亩,年产椰子约2.4亿个,而我国每年需从东南亚进口椰子约25亿个,椰子产品加工原料基本靠进口,却仍然供不应求
  走马上任的胡明富为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呕心沥血废寝忘食,他制定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对生产质量、工艺流程、安全保障等进行科学的管理和亲自把关,在生产一线实行以岗定人公开竞争,对职工的工资待遇和辛苦劳动给予无微不至的关爱,更重要的是他以身作则,勇于拼搏,成为企业的领头雁的市场经济的弄潮儿。2014年,胡明富在镇巴长岭镇九阵坝村创建了镇巴县胡氏宣纸传播有限公司和占地2000平米的镇巴宣纸文化产业园,开始了“秦宝”宣纸的规模生产销售、工艺传承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并且亲自带徒50多人。镇巴宣纸文化产业园生产的“秦宝”牌宣纸分三大类80多个品种,年产宣纸可达10余吨,产值可达近千万元。“秦宝”宣纸不仅在宣纸生产和宣纸规格上填补了西北的空白,还先后荣获国内国际达43个奖项。1993年出口日本被誉为“宣纸之王”,2001年所生产的绵纸出口韩国5吨2000刀,因纸的拉力极好并且防晒防潮而赢得韩方的极大青睐。2015年7月,镇巴宣纸被陕西省人民政府批准为第五批“非遗”保护项目,2016年被省文化厅批准为该项目省级传承人。
  8月18日清晨,万宁市礼纪镇莲花村老罗村民小组,54岁的椰子种植大户罗世杰领着收购商在他的椰子园采收椰子。与海南岛上传统种植的椰子不同,他种的椰子树个头矮,椰果金黄,采摘人员不需要爬树,踩着半人高的梯子,便能轻松地将一串串金黄的椰子摘下来。
  胡明富的宣纸公司在改革和发展中不断做强,不断进行科技创新和技术突破。目前,已有“抄纸簾床双改单实用新型技术”和“造纸废水装置综合利用实用新型技术”被国家授予专利。2016年9月,公司综合文化展览馆建设项目也已经进入筹备,展览馆的建成将以推进宣纸文化传承为主体推动镇巴县的地域文化建设和经济发展。县政府和县文化馆在投资筹建了宣纸文化产业园后,在全县建设了10万亩宣纸原料青檀木生产基地,又分别在县城乡镇扩展4万亩。文化馆成立了宣纸文化研究会,“秦宝”牌宣纸商标被国家商标局认定为陕西省著名商标。
  为了镇巴宣纸的品质提升,胡明富将西北地区这一独门的传统工艺默默挖掘,潜心研究,反复钻研宣纸生产的原料和配方,终于能够使公司生产符合各种用途的艺术专用纸张,艺术家需要什么样的纸,公司就提供什么样的纸,满足了画家的创作需求,艺术家们非常喜欢和感激。
  “这是文椰3号,是从马来西亚引进后经筛选改良培育出的新品种,我们管它叫‘金椰子’。”罗世杰告诉海南日报记者,新品种的椰子树不仅个头矮,容易采摘,而且产量高,价格比较稳定,平均每个果的地头收购价可达6元,一亩地的年收益在1.5万元左右。
  2014年,胡明富当选为镇巴县民间文艺家协会 。从此,他以更大的热情和自觉的担当投入民间文化工作,为镇巴地域文化的发展和繁荣,为镇巴的文化和旅游建设贡献更大的力量。他积极挖掘和弘扬具有“三乡”特色的镇巴地域文化,组织开展各种民间文化活动,进行民间文艺演出,送文艺下基层,送欢乐给群众,为镇巴县民协以及汉中市民协的工作奔波劳碌并且热情地做出自己的奉献。
  以前,罗世杰并不种椰子,他延续父亲的老路子,在万宁老家种植水稻和槟榔。2002年,听说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椰子研究所培育出新品种,他决定用20亩地进行试种。种植3年后,他的椰子树就开始挂果。此后,他又逐步将种植面积扩大到100亩,并成立了合作社,带动周边农户一起种植。如今,正进入稳定产果期的椰子园就像一座“绿色银行”,每隔10天半个月,就可采收一批椰果,他一年卖椰子的收益可达近百万元。
  “农民都是靠地吃饭的,当然是什么赚钱就种什么!”罗世杰说,海南传统的高种椰子不像金椰,一般要七八年才挂果,且产量低,一株传统高种椰子一年的产量只有40个果左右,而一株金椰一年可以结果120个,传统高种椰子的价格也远远低于金椰,经济效益低,所以农户都不愿意种,“鲜食椰子远远满足不了市场需求”。
  截至目前,全国99%的椰子树分布在海南,海南椰子种植总面积有60余万亩,年产椰子约2.4亿个,而我国每年需要从东南亚进口椰子约25亿个,椰子产品加工原料基本依靠进口。
  推广种植椰子为何不顺畅?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椰子研究所所长王富有认为,一方面,一些地方管理不善,导致椰子低产;另一方面,未选用高产高效的椰苗,传统椰子经济效益不高。
  2015年初,胡明富邀请汉中市著名书画家在宣纸公司进行书画创作活动。8月,承办了沈默尹的弟子、著名书法家戴自中书法作品展。2015年底,胡氏宣纸公司被汉中市文化广电***出版局评为“汉中市文化产业示范单位”。2016年8月,胡明富率队的镇巴代表团参赛中国民间情歌会展演,陕西省民协授予省山花奖银奖。参赛前,他亲自调集演员在野外排练,自己掏钱买光碟制作影像资料,节目被省民协选中,参加了全国展演,取得了好成绩。尤其引人瞩目的是,胡明富有一个优秀企业家的长远目光,创造和运作了一种企业发展的特殊模式,这就是:文化唱戏经济搭台,文化的发展需要经济的支撑,胡明富选择了种植养殖业的效益做为文化发展的后盾。另一方面,宣纸的生产需要大量优质的原材料,这些原材料来自于农业和林业。胡明富对农业生产与宣纸生产的内在关系有他自己的精彩破解,于是他将两者交叉和嫁接,实现了并举和互赢,这是文化奇人胡明富的又一个文化创举。
  对此,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椰子研究所专家团队提出,要加快培育椰子良种良苗,引导企业、农户种植良种椰子,建立高产高效良种椰子示范基地,推动椰子种植业发展。同时,要扶持发展椰子精深加工,延长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培育椰子产业龙头企业。
  他常说,要以科技创新为契机,以党的政策为引领。要办好公司,必须实现两个目标:走绿色环保之路,创西北独特品牌。胡明富坚持传承与环保同步,坚持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金水的道理,将造纸的废水经过四级沉淀变成清水,PH值达到7.2,将废水循环使用永无排弃,该工艺已获国家专利,环保部门经过抽检已批复允许公司永久生产。
  胡明富的努力得到了社会各方面的高度肯定,胡明富的公司荣获中国杨凌农业高新科技成果博览会后稷金像奖,被中国科协和财政部评为“全国科普惠民兴村先进单位”,被国家九部委授予“国家农民合作社示范社”称号,被陕西省认定为“陕西省农民合作社示范社”,胡明富也被市、县评为“十二五科技创新先进个人”、“老科技工作先进个人”。
  椰子产业是块大蛋糕,海南加大挖掘椰子品牌价值
  海南产值过亿的椰子加工企业不超过7家,中小企业居多,年加工椰子产品综合产值仅200亿元,不到全国总量的10%。但海南椰子品牌的价值却无可限量,多家大企业布局、深挖椰子产业潜力
  尽管椰子产量有限,但海南岛椰子品牌的价值却无可限量。
  今年37岁的邢少恋是海南本地人,从小在椰风海韵的文昌市长大。近年来,在海口做外贸生意的她偶然注意到,随着健康生活的理念渐入人心,外地许多打着“海南岛”旗号售卖的椰子油产品销路非常好。于是,2016年,她返乡创业,注册“三禾椰娘”商标,开始专注海南本土高品质椰子油产品的生产。短短两年多时间,椰子油年销售额达300余万元。
  至此,镇巴县的农民群众称赞说:“胡明富处处为农民着想”,“胡明富是一块金子,在哪里都闪闪发光”。
  “海南岛品牌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我们格外珍惜,因此特别重视产品的质量。”邢少恋告诉海南日报记者,“三禾椰娘”在不走商超渠道、不做铺天盖地宣传的情况下,短时间内取得这么好的销售成绩,出乎她的预料。
  文昌市龙楼镇的春光椰子王国观光工厂,吸引众多游客前来游览。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不过,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内地同类企业强大的营销攻势,让邢少恋感觉压力不小,有时,她也不得不为内地企业品牌代加工产品。
  海南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柯佑鹏认为,由于缺少大财团的支持和大企业的带动、缺乏创新意识,我省椰子产品加工企业与岛外企业相比,整体规模较小,市场竞争力不强,部分厂家甚至仍停留在家庭小作坊的阶段,同质化现象严重。人民日报点赞文昌椰子产业:椰树种下去 产业兴起来(转载)推荐爱故乡先进人物事迹:大巴山的文化奇人(图1)
  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注册的椰子加工企业共1280家,其中海南省仅有359家,占全国总数的28.1%;且海南省产值过亿的椰子加工企业不超过7家,中小企业居多,年加工椰子产品综合产值仅有200亿元,不到全国总量的10%。相比而言,广东的60多家生产椰子汁的企业,年产值就超过200亿元,超过我省所有椰子加工企业年产值的总和!
  “海南物流成本高,人力成本高,科技人才匮乏,椰子加工产品单一,产品附加值低,这些因素很大程度制约了椰子产业的良性发展,亟需政府加快出台相关的扶持政策,让品牌价值拉动市场规模,从而提高经济效益。”柯佑鹏说。
  胡明富因生产宣纸而近距离甚至零距离的接触着翰墨丹青,他不仅对此深有所爱,而且以睿智的心态和敏锐的眼光,发现了他可以充分利用并大展宏图的契机,这就是以翰墨丹青作为媒介,以诗词书画作为平台,从而传承中华传统文化,弘扬镇巴“三乡”文化,他创办了“镇巴宣纸工艺传承创新工作室”,被镇巴县委组织部和人才办命名为“镇巴县优秀人才工作室”,还开辟了书画创作室。他利用公司的天地和书画创作室的空间,常年组织文化论坛、书画笔会和艺术家沙龙活动,他无偿地向本地域、省内外和国内外的书法家、画家、艺术家和文化界知名人士提供工艺科研资料、文房四宝和书法家、画家需求不同的各种规格和品质的镇巴宣纸。他通过推介镇巴宣纸,在偏远的镇巴县和九阵坝村邀中省市领导和一大批文化名人,组织笔会和艺术研讨会,弘扬了中华传统文化,宣传了镇巴,提高了镇巴的知名度,助推了镇巴的艺术发展和文化建设。另一方面,他带着镇巴的宣纸和文化走出大巴山腹地,走向省城和北京,从而彻底打开了镇巴偏远封闭的大门。他赴北京在全国政协举办了“秦宝”宣纸书画联合笔会,在陕西省华虹大厦举办了由省政府办公厅主持的***发布会暨笔会,在每届的杨凌农高科博览会和西部商品交易会举办由书画大家参与的“秦宝”宣纸笔会,并且参加了国际博览会。
  由于看好发展前景,2018年以来,海胶集团开始布局椰子产业,计划在2018至2025年间种植椰子10万亩,同时发展精细化的高端产品加工业,海胶集团总经理魏忠东接受海南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
  作为一家年产值近40亿元的中国饮料民族品牌——椰树集团对海南椰子产业的发展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格外受到关注。日前,椰树集团总经理赵波接受海南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虽然获得过多项荣誉,但是一直以来,椰树集团都受困于原材料供应不足的问题,“由于本岛椰果产量不足,椰子价格10年间上涨了3倍以上,企业加工成本快速上涨。为降低成本,企业不得不从国外大量进口椰子,这一方面较大程度地受出口国政策及价格的影响,另一方面,生产原料自给难以保障,很大程度上为企业的发展壮大埋下隐患”。
  于是,胡明富有了一个生动感人的举动,将历年来收藏的名人字画215幅捐献于镇巴县文化馆,其中有未装裱的和已经装裱的,价值近2000万元。这些字画,大多是书画大家使用镇巴宣纸的作品,有刘文西、刘炳森、陈忠实、贾平凹、王西京等名家的字画,镇巴县文化馆为此郑重地向胡明富送了捐赠名人字画价值评估收藏登记表。
  胡明富说,有耕耘才有收获,公司生产的全手工宣纸每刀成本价约1500元,我无偿地提供给书画艺术家,使他们能够在高档宣纸上心满意足的创作艺术佳品,我将这些书画佳作捐献出来,是为家乡做贡献,为地方文化作贡献。我要让这些名人真迹永远安全妥善的保护和流传下去。他还说,我是共产党员,应该不计较个人得失,我的企业虽然属私营企业,但这些藏品是名家大家提供的,公司发展壮大更得到了上级党委政府的支持,我应该感恩。  当然,除了“老生常谈”的原料供应问题,市场上鱼龙混杂的仿冒品牌也让椰树人哭笑不得。
  “仿真到什么程度?外包装几乎一模一样!不仔细看,有时候连我们自己都认不出来。”赵波说,椰树集团曾经做过市场调查,据不完全统计,岛内外仿冒“椰树”品牌的椰子汁企业有100多家,雷同的外包装、相似的营销模式,对椰树集团的市场产生了很大的冲击。
  此外,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椰子研究所产品加工研究室主任夏秋瑜介绍,我省传统椰子汁生产工艺是“椰肉鲜榨”,质量更高,但不可避免的是成本也相应地增加。而国内现行的椰汁生产行业标准,由于制定时间已久,部分指标定得不严格,未对原料用量及原料含量制定具体的规范。因此,有外省部分企业往往执行更低的标准,用椰浆制成椰汁,却宣传是“椰肉鲜榨”,对我省企业造成一定影响。夏秋瑜说,2018年,中国饮料工业协会对《植物蛋白饮料椰子汁及复原椰子汁》行业标准公开征求意见,但至今尚未颁布实施。
  “这些年来,各级政府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对保护椰树品牌也付出不少努力,但我们还是希望,能从法制的层面,制定行业标准,维护市场秩序,推动行业公平竞争。”赵波表示。
  据悉,目前,有关厅局根据省政府的统一部署,正在对此展开调研。调研结束后,将列出需要制定和修订的系列椰子标准清单,就完善椰子系列标准征求意见。
  “椰子+”,还能加什么?
  最具海南地域特色的椰子产业不光要涉及种植、加工业,也要与休闲旅游产业结合
  中国椰子看海南,海南椰子半文昌。文昌市东郊镇的海南春光集团从20多年前的家庭式小作坊一路走来,现如今已实现年营业额近8亿元。
  “海南岛的椰子产量是有限的,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原料供应不足是大家面临的共性问题,估计短时间内也难以解决,不妨先学习借鉴内地椰子企业发展的经验,另辟蹊径。” 春光集团创始人黄春光告诉海南日报记者,2016年,春光集团在印尼建设椰子供应基地,解决了原料供应问题。此后,他开始探索春光的转型发展之路——在离东郊椰林不远处的龙楼镇,春光打造的全国首个椰子文化主题观光工厂——椰子王国去年正式建成运营。“海南要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那么最具地域特色的椰子产业就不光要涉及种植、加工业,也可以与休闲旅游产业结合,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黄春光说。
  如何推动椰子产业做大做强?黄春光认为,海南岛有得天独厚的地理区位优势,应抢抓机遇,加大对椰子产业的扶持,争取减免椰子产品进出口关税和增值税等,以此吸引更多的椰子企业落户海南,带来人流、资金流和就业岗位,鼓励行业公平竞争,促进产业良性循环。
  对此,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椰子研究所博士范海阔表示赞同,他建议,一方面,政府要鼓励有实力有条件的龙头加工企业“走出去”,到东南亚国家建设椰子种植园,确保椰子原料的供应;另一方面,也要在海南省及附近能种植椰子的省份加大对高效、矮种椰子的种植推广,例如可进一步打造以东郊椰林、椰子大观园等为代表的具有椰风海韵的特色旅游观光园区,分别在中部地区、东南部地区扶持新建或改建椰子主题旅游景区;结合条件好、特色强的生产基地、休闲农庄建设椰子生态休闲农庄等。
  此外,学界建议,还应深入挖掘椰雕、椰子传说、民间故事等椰子文化,可在文昌市建设椰子文化博物馆、在琼海市建设椰文化影视动漫基地等;培育壮大“文昌椰子”“陵水香椰”“万宁金椰”等现有品牌,扶持培育新的全国知名椰子品牌。(李佳飞 梁小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软件 » 人民日报点赞文昌椰子产业:椰树种下去 产业兴起来(转载)推荐爱故乡先进人物事迹:大巴山的文化奇人